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这大概是最绝望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仿佛有一盆冷水从凤菱雪的头顶一直灌到了脚底,她怔怔的看着眼前的…玄影。

    “银面王。”她开口叫了他一声,然后想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去哪里?”这时耳畔响起他低醇磁性的嗓音,“我让你走了?”

    凤菱雪回眸,“银面王,你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她对他的态度很冷淡,而且急着要走,似乎一秒都不想跟他待在一起。

    玄影那双墨色的琉璃眸里覆上了一层阴寒的戾气,倏然伸出大掌一把捏住了她的小脸,将她拖拽到了自己的眼前,他勾唇笑道,“这里是我的地盘,你在我地盘打伤了人,我是不是要将你抓起来丢在监狱里?”

    凤菱雪小扇子般的羽捷一颤,她就知道会这样,他恨她,羞辱她,折磨她,好在…她的心已经不疼了。

    玄影伸出粗粝的拇指按上了她脸上那朵凤翎花,指腹用力的擦拭,将她那朵凤翎花都擦花了,露出了本来那个丑陋的“奴”字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他还是觉得这个“奴”字顺眼。

    她画上这朵凤翎花太惹眼了。

    “脸上都毁容了,还出去招摇,到处勾-引男人,这个郑公子又是你的裙下之臣了?”

    他压低的嗓音将讥讽和凉薄发挥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凤菱雪觉得疼,那个“奴”字在他的指腹下反复擦拭蹂躏,已经沁出了血,血和红笔的素描融在一起,花了她半张脸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,她怎么惹到他了?

    但是她没有喊疼,只是将脊背挺得直直的,“在银面王心里,我不就是这样一个下贱的奴么?”

    玄影将薄唇一抿,身上的气场迅速阴了几分。

    那些黑衣制服的黑衣人,甚至是阿周都感觉到了他身上溢出了森冷寒气,大家低着脑袋,气场压抑到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“凤菱雪,你现在胆子肥了,都敢顶撞我了,恩?看来我还是没有让你见识我的手段!”

    凤菱雪扯了一下苍白的红唇,“银面王的手段无非就是用鞭子抽我,扇我耳光,踹我羞辱我,把我送给别的男人,这段时间我已经都一一见识了,哦,也许还差一个…将我送到军里去做妓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你应该知道我不怕疼的,我不是向你的手段屈服了,我只是…还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爱你,所以忍着疼也想留在你的身边,爱你,觉得亏欠了你所以无论你怎样羞辱我我都觉得应该的,爱你,我放弃了所有的尊严,低贱到尘埃里…”

    玄影一震,她说…她爱他?

    爱?

    她的爱?

    玄影勾唇,低醇的嗓音微微泛哑,带着冰冷的嘲讽,“满嘴谎言的骗子!你以为我会信?你又想故技重施了,千万别再说爱我,在我眼里,你不过是一场拙劣表演里的小丑,我都看腻了!”

    她就知道他不信。

    她说什么,他都觉得是谎言。

    他腻了。

    她倦了。

    那么多年的感情,走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“对,以后我不会再说了,”凤菱雪点了点头,“影哥哥已经死了,现在的你是银面王,自然有家世高贵,身体干净的施家大小姐来匹配,我算什么,我高攀不起,不敢爱,也不再爱了。”

    玄影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一只大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