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乡镇破旧的公交车晃晃悠悠的在田间穿梭,公路两边是大片大片金灿灿的向日葵,夕阳撒在田间,整个一片灿烂的光芒。

    本来就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去哪,随意的喊停了公交车,拿着自己唯一的背包下了车。

    穿梭在金黄的花海里,也许是夕阳太刺眼,也许是秋风吹起了沙尘,眼里控制不住的淌下眼泪,滴滴答答的打湿了身上淡蓝色的运动服,先是小声的抽泣,后来变成了嚎啕大哭,金色的田埂上,抱着背包蹲在地上,全身缩到一起,小小的一团淡蓝色……凑近了可以听见她呜咽的哭声。

    田地里蜿蜒出去一条小路,小路的那头通向村子,头发花白的老奶奶慢慢悠悠的往村子里走着,身后的白一默默擦点满脸的泪水,一点点跟着向村子里移动。

    村子里唯一的一家小吃店,老板就是把白一从田里带回来的老奶奶,小吃店不大,三张长方形的桌子,五块钱就能吃到一大碗热乎乎的手擀面。

    老奶奶给白一煮了面,拿着小板凳坐到门口摘青菜,来来往往的田里回来的人路过小店门口都要停下跟她说几句话。

    早饭白一没吃几口,洋装说着不饿,现在太阳都落山了,早就饿了的白一连汤带面的吃的干净。

    “后院有一个空房间,你住那吧”

    “谢谢您,房租我现在就给您”

    说完了白一从钱包里抽出四百块钱递了过来,老奶奶也不推辞,接过钱放进了自己的口袋。

    老人起身往后院走去,白一在后面跟着,俩人谁也没多说一句话,穿过小吃店的厨房,后面还有个院子,院子里种满了青菜,角落里还有一条黄色的小土狗,白一住的房间很简单,房间里除了衣柜和一个书桌再就是一张床。

    房间朝着院子开了窗户,坐在窗前可以看见老人生机勃勃的小院,太阳已经落山了,现在魏宁应该已经知道她离开了吧。

    此时的A市已经翻了天,中午忙完的魏宁休息时间给白一打电话,打了三遍都没接,第四遍打过去的时候,张嫂接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”

    “白一呢?回家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小姐早晨跟你一起出门,应该是忘了带手机,手机在卧室里放着呢。我刚打扫房间拿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想来应该是忘了,魏宁又告诉张嫂不用准备晚饭,她们在外面吃完再回去才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白一五点半下班,魏宁刚五点就到了杂志社门口等她,眼看着都六点了,杂志社陆陆续续的出来很多人,就是没有白一,魏宁想了想下车进了杂志社。

    杂志社的人大部分都下班了,还有几个人在加班,魏宁看了一圈也没看见白一,刚要找人问一下,主编从办公室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请问,你找谁?”

    魏宁蹙着眉毛转身看了一眼主编,眼睛继续在整个屋里扫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白一呢?”

    听见魏宁问白一,主编愣了一下,加班得几个人听见声音都纷纷抬头

    “白一昨天辞职了啊”

    平时和白一关系不错的一个人张口就回答了。

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