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美女法官

    下部

    与往日一样,晚上9点的样子,冠兰的老公梅满收拾利落要上床开展娱乐活动。当饥渴的信号发出:“兰,早点睡吧。”冠兰会高兴的答应高兴的上床高兴的和他K歌一首。今晚,冠兰无动于衷,看上去坐在沙发上专心于电视。梅满也没多问,早早的上床,等待着快乐的时光。

    突然,电话响起,民警阿姨要来她家坐坐,对于这位滴水之恩的民警阿姨,冠兰视为亲人,每年过年年前或年后都要上门看望她,两家就像亲戚一样的往来。新婚冠兰和梅满住进了新房,民警阿姨要来她的新居坐坐,冠兰当然热烈欢迎。

    民警阿姨来了,还带来一位冠兰怕见的人,一见就惊悚的女人,她就是杨阿伟的老婆。多年不见,当年那种高雅的贵气荡然无存,头发斑白,一脸的憔悴,一脸的乌云。

    民警阿姨介绍说这是徐副主任徐琳,当年你进阳明区工作就是她帮了大忙,那时她是区里的劳动人事局长,后来当了副区长后来在区里人大副主任的岗位退休。

    哦哦,为遮掩自己的窘态,冠兰赶紧起身请坐倒茶。其实不用介绍,往事密锁压心底,撇开与杨阿伟的情愫,冠兰始终不会忘记自己人生转折点时这个女人给予的一掬甘露,至于后来这个女人政治上的升迁她还真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喝茶喝茶,请坐请坐。冠兰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民警阿姨询问了冠兰的婚后的近况,关切冠兰这位大龄妇女怀孕的情况,还带来了一些促孕丸促孕液之类的名贵中药,盼望冠兰早日怀上宝宝。

    唠了一会家常,转入上正题,民警阿姨说:“兰兰,阿姨来找你,主要是听说徐副主任的男人杨阿伟的案子在你手里,求你帮个,尽量少让人家坐点牢。”

    这么快,下午下班前才拿到案号,怎么就知道了由我主办。法院有规定没有确定合议庭前是不能对外公开的,肯定徐副主任有院里的熟人听到了消息。冠兰刚想问,听谁说的,可徐琳叨叨起来:

    “妹子,说他犯了故意伤害罪那是没有的事,说他受贿实际上没有那么多的。有两笔明显的站不住脚。一笔是老板送他冬虫夏草,这是为他治病而送的;另一笔是卖官,有几个人是没有收钱的,可以出来作证。妹子,你一定要帮他,帮他洗刷这些不实。求求你了。”说着说着呜呜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徐琳刚开始说时,冠兰就想打断,但碍着以前的恩情,碍着民警阿姨带来的客人,她还是耐着性子听。

    冠兰不会打哈哈,如实地说现在只是轮到自己主办这个案子,但还没有最后确定是谁来主办。案子上的事情说不清楚,就是定了上午由你办,下午都有可能改变。

    “兰兰,即然电脑流水排号排到了你,你就接下来吧,阿姨不说你会念我的旧情,最少阿姨相信你会公正办这个案子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其他人办案也一样的,都会公正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阿姨看着成长的,看着成熟的好妹子,阿姨就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看着成长的看着成熟的,”说得柔落得重,赋予着坚定的信念,实际上渗透着中国仁、义、礼、智、忠、信,实际上捆绑着法官的良知。

    送走民警阿姨和徐琳。

    冠兰睡不着,烦黩、混沌、晦涩、压抑、逃避、恐惧、甚至想到了去死。

    以往是冠兰是搂老公梅满睡的,就像母亲搂着乖乖儿子一样。今夜,冠兰则在梅满在怀里,她需要枕着一个坚强的有力的臂膀入睡。

    忧忧惚惚中,一团飘忽的火苗在漆黑的原野里夹杂着绿色的青光,在她的面前忽明忽暗忽远忽近地导引着,把她带到了河边。火苗熄了,只有河水泛着晦光,刹时两团火球一前一后贴着水面蹭蹭蹭的直扑她的面门。啊,吓得她连连后退,想叫,叫不出来。火球没有了。现出了一男一女,蓬蓬垢垢的白发,裸露着尖锐的门牙,伸出的手指甲像扁扁的脏兮兮的锋利的缢蛏,对冠兰说:“我要饭吃……。还我的……。我死得好惨哦……。”苍老的男声像石头磨刀般的狞叫,衰老的女音像乌鸦般的哀嚎。冠兰仍然边退边抵挡,她要到自己老家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