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头可断,血可流,贞操不可丢。

    张帆全神贯注的思索脱身之计,这齐威武艺高强,就算一只手也能吊打他。不可力敌,只能智取。

    偷袭……下毒……撒石灰粉……,还没等张帆想好对策,冷不防齐威突然口吐白沫,歪倒在地,捂着肚子在地上滚来滚去,咬牙切齿的说:

    “你!敢!下!毒!”

    张帆一脸懵逼,什么情况?我现在已经这么牛逼了吗?凭意念就可以下毒伤人?

    “握草,这bl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咦咦咦,是不是要碰瓷啊?”

    “四爷你下毒了?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吧!你看主播跟你一样懵逼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演技可以啊!还挺像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帆没有动,他嗅到了阴谋的味道,就在这个时候,门突然被推开了,魏勇走了进来,齐威突然反应过来了,狠狠的瞪着他:

    “是你……给我下的毒?”

    魏勇阴笑道:“没错,正是我,二哥,你没想到吧?”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时候下毒的?”

    魏勇大大咧咧坐了下来,拿起齐威用过的筷子,夹了一口菜放在嘴里,把他喝过的杯子里的半杯酒一饮而尽,才慢悠悠的说:

    “肯定不是下在酒菜里,张帆兄弟,千万别紧张。二哥啊,你这么谨慎的一个人,如果下在酒菜里,岂有尝不出来的道理?我是下的慢.毒,一点点的掺在你的药里,在你不知不觉中,毒药已经渗透你的五脏六腑,经过这个龙涎香催发,顿时毒发攻心,只需一刻钟,神仙也救不得了,您呐……就放心的去吧!”

    齐威面色苍白,心神巨震:“怎么可能?替我煎药的是……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你最心爱的男宠,最信任的人,他永远不会背叛你,对不对?”魏勇仰天长笑,拍了拍手,“贾琦,进来送送二爷吧!”

    “贾琦,真的是你?你……你竟然背叛我?”齐威表现的比刚才得知自己中毒还要激动。

    贾琦就是经常跟在齐威身边的那个小白脸,冷笑道:“呸!你这个王八蛋,死变态,我本是饱读诗书之辈,可以有一番作为,却被你给毁了。你每次碰我,我都想吐。若不是为了今天看着你死,何必隐忍至今,我早就一死了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齐威气的张口结舌,两支手直颤抖,半天才说出话来……

    “不错,剧情越来越好看了!”

    “这比雷剧还狗血啊!但是好想看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艹,魏勇儿子还真是阴险啊!”

    “唉,早就知道了,搞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魏勇怎么还不动手?不知道反派死于话多吗?”

    “楼上484傻,你到底站那边的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贾琦看着齐威瘫倒在地,面如枯槁的模样,忍不住疯狂的大笑,笑声有说不出的凄凉和愤怒,唯独没有大仇得报的喜悦——

    却不料笑声突然变成了惨叫声,张帆也吓了一跳,定睛一看,魏勇用一把尖刀从背后捅穿贾琦的心脏,他哼了一哼便气绝殒命……

    魏勇淡定的擦拭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